推荐资讯

我原来也不想动他,可兄弟你既然想要对付齐四那我就除掉他就是了
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08:14 浏览:
我笑了笑后说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件事未必没有返还的余地,可我们现在要抢夺的其实是时间,我觉得齐四虽然答应了熊先生,但也只是权宜之计,以他的个性,绝对会有所行动,那么我就要比他快。”
 
    朱友谅突然叹息一声道:“你真的要走那一步吗?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因为我已经无路可退了。
 
    一个小时之后,我们几个人已经离开了江春市,当我去了桑彪庄园的时候,他正在宴请一些朋友。当我来了之后,他立即将我抓到饭桌上。
 
   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,桑彪请的这些人一个个文质彬彬,丝毫看不到任何草莽气息,当他给我介绍之后,我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 
    这些人都一些大学教授,和其他城市的著名学者。
 
    我简直没办法相信,桑彪以往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杀人狂魔,可现在怎么会出和这些人相谈甚欢?
 
    这完全不合常理,更不可思议。
 
   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这些人纷纷告辞。
 
    我们两个来到了浴池中,立即有两个女人来到我们身边,想对我们进行服务,可是我立即拒绝了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哈哈!”
 
    桑彪一阵大笑之后,看着我说道:“不必如此,我又不会和你那两个红颜知己谈说,你害羞什么?”
 
    我沉默了一下,无奈的苦笑道:“很简单,因为我实在是不习惯旁边有人的情况下,做这种事情。”
 
    桑彪嘿嘿一笑道:“那好吧!我让开就是了,反正今天这个池子归你们,鸳鸯戏水也可以。”
 
    我看了一眼他,很认真的说道:“桑哥,我来这里,其实是求你帮忙的!”
 
 第八百零六章 前路
 
    对方笑了笑,挥了挥手让两个女人下去,并坐在浴池里说道:“说吧!你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我沉吟了一下,低声说道:“桑哥,我想让你帮忙联系一个神枪手,我要杀人。”
 
    桑彪表情严肃起来,过了好半天,他扫了我一眼,试探的问道:“齐四?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严肃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对方沉默了下来,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,最终抬起头后说道:“看我的面子,也至少要二百万!而且我只是帮忙,里面一分钱也没赚。”
 
    我扫了他一眼后说道:“彪哥,我希望这件事不影响到兄弟的情义,所以还是赚一些吧,这样我也不觉得欠你什么了。”
 
    桑彪突然笑了笑,并说出了另外一件事:“无独有偶,之前虽然有人也希望我能帮忙找杀手。可却没有一天之内有两个生意上门的吧?”
 
    我突然想起刚才那顿饭,疑惑的说道:“那些可都是大学教授,知名学者,难道……”
 
    桑彪的表情严肃起来,很认真的说道:“我今天没有和你说过那些大学教授的任何事情,你也没听到!”
 
   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对方眼中带着一丝不屑,冷漠的说道:“听说是南石城那边有个教授研究出什么科技成果,成绩十分惊人。这些人就联合起来偷了那个成果,听说可能会得诺贝尔奖。可这些人心虚,怕对方知道,所以就找到我,希望我将那位干掉,而且出的价格高的惊人。”
 
    我眉头挑了挑,这些人简直是比我们还要歹毒,偷了人家的科研成功还不行,竟然还杀死对方,可以说无耻之极。
 
    “彪哥,你没有接受吧?”
 
    桑彪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突然笑道:“我为什么不接受呢?”
 
    怎么可以这样!
 
    我本来想说这样的话,可突然停了下来,因为我清楚的知道,不管什么原因。我找桑彪杀人,与这些人找他杀人,没有什么区别。
 
    都是用特殊的办法夺去一个人的生命。
 
    我可以告诉自己,齐四是一个无恶不作的大坏蛋,我这么做,是为民除害!
 
    可是,我没办法骗自己,杀了他,我的手就真正沾满了鲜血,也就真的不能回头了。
 
    也许见我陷入了沉思之中,桑彪抬起头扫了我一眼后笑道:“你想明白了?”
 
    我微微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桑彪深吸了口气,平静的说道:“我虽然是个粗人,但我不是个笨蛋。不说别的,小九原来只是个小混混,现在和你在一起,对待朋友真情实意,而且哪怕为你死了也愿意。从这点上看来,你就和齐四有着很大的区别。可是,如果你真的让我帮你找杀手,那我可以帮你找一个或者两个,而且分文不取。不过,你这么做,和齐四有什么区别?为了达到目的,不择手段?”
 
    “其实,我知道这样不对,可凭我现在这些实力,远远不如对方!想要不让兄弟们受伤,只要杀了齐四,就可以解决一切。”我毫无底气的说道。
 
    桑彪平时给人的感觉是莽撞,暴躁,可现在的他却十分冷静,冷静的让人觉得有些害怕。
 
    “林白风,你现在其实是灰色的。可如果你真的让我找杀手杀死齐四,那你就是黑色的。如果想要一步步的战胜对手,你就必须要更加的黑暗可怕,到时候你就算成为了真正的老大,也不过是齐四之流。”
 
    我叹息一声:“我知道,可我没有选择!”
 
    桑彪拍了拍手,很快从外面走进来两个身穿比基尼的漂亮女孩。可桑彪只是说道:“给我那瓶红酒,并带两个杯子来。”
 
    两个女孩不敢反驳,快速的离开,没过五分钟之后,就拿了一瓶酒和两个杯子。
 
    其中一个女孩将酒瓶打开,给两杯酒倒上之后,并给两个人放在手里,乖乖的站在一边。
 
    桑彪不快的看了她们一眼后,说道:“你们出去,我还有事情要和朋友谈。”
 
    两个女孩脸上露出了为难的表情。
 
    桑彪皱眉道:“没听我说的话吗?”
 
    这两个女孩突然哭了起来,身子微颤的说道:“是张经理,他说了,如果不陪好你们,就打死我们!”
 
    桑彪的脸色阴沉了下来,淡淡的说道:“将张经理叫来!”
 
    没过多长时间,张经理就跑了过来,满脸谄媚的说道:“两位,玩的好吗?”
 
    桑彪摇了摇头,挥了挥手让他过来。
 
    张经理满脸笑容的走过来,他还以为有什么好事,低声说道:“彪哥,这两个女人不好,我可以再帮你换两个。”
 
    他并没有想到,脑袋刚刚伸过来,桑彪的泡在水里的手巾突然套在了他的脖子上,并用力的绞住了他的脖子,并用力的勒紧。张经理四肢拼命的挣扎,而脸色没多长时间也变成了紫红色,仿佛马上就要窒息的样子。
 
    我根本没有想到,桑彪竟然下手这么狠,双手本能的伸了过来。可桑彪却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后说道:“是兄弟,就别多管闲事。”
 
    最开始的时候,张经理的四肢还拼命的挣扎着,可逐渐的,他的四肢渐渐僵硬。而脸上也变得没有表情。当桑彪松开手的时候,这个经理的脑袋猛然扎入了水池子里,再也不动弹了。
 
    桑彪站起身来,而旁边的两个女孩已经吓得不行了,他扫了两个女人一眼后说道:“你们知道透漏这件事的后果吧?”
 
    两个女孩脸色惨白,连连点了点头。
“原因很简单,他本来就是齐四隐藏在我这里的内奸,我原来也不想动他,可兄弟你既然想要对付齐四,那我就除掉他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“原来如此!”
 
    我暗地里出了一口气,虽然他是为我杀的这个人,之前我始终没办法理解,这个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莫名其妙杀人的家伙。
 
    好在,对方有这个理由,我虽然不觉的可以私自的代替法庭来让一个人死,但这件事对我来说并不重要。
 
    重要的是!
 
    我该选择了,是黑,还是白。亦或继续现在这样的灰色人生。
 
 第八百零七章 坚持
 
    很长时间的沉默之后,我看了眼他,苦笑道:“彪哥,这值得吗?”
 
    彪哥虽然刚刚杀死一个人,但表情却十分平静,仿佛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般。他拿起酒杯,将里面红色的液体一饮而尽:“我虽然莽撞,但并不是好杀之人。可是,你也许不相信,一步错,步步错,我已经没有回头路了。”
 
    他停顿了一下,淡淡的扫了对方一眼后说道:“更为主要的是,齐四只是你起步的一个小小的障碍,你现在就要用非常的手段除掉他,难道每次都是做这样的极端选择吗?更何况,这样做,真的是你最好的选择吗?”
 
    我知道对方所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 
    我轻轻拿起杯红酒,看着里面微微晃动的液体,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。我明白对方的意思,我的敌人不只是齐四,还有高胜,还有盛天涯。更重要的是,还要救出我的父亲。
 
    熊先生如此的身份,都对救出父亲没有任何的办法,那我将要面对这样的敌人,是如何强大的存在?
 
    这次如果我请桑彪帮我找了杀手,那我就越过了底线,这种东西是瞒不住人的。
 
    更为主要的是,莫说是不成功,就算成功了。也会受到齐家非常巨大的还击,我的势力也将受到严重的创伤。
 
   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,我如果动用了狙击手,那之前所在官方树立的形象将会彻底崩塌,无论是熊先生还是刘铮,在以后的日子里将不会帮我。
 
    如果我只想打败齐四,倒也无所谓。可是,我还有那么多的敌人,这样做真的对吗?
 
    可是,如果我不找人杀了齐四,那……
 
    正当我不知道怎么选择的时候,门口突然有敲门后说道:“林先生,您的电话响了,我是否给你拿进来?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侍应生很快的将电话拿进来交给我。
 
    我刚刚接起电话,燕九便兴奋的说道:“齐四手下李宏伟反水了,现在指控了这些事情都是齐四做的,现在警察已经将他带走了!”
 
    我的嘴角带出了一抹笑意,心中明白这肯定是朱友谅做的事情。然而我却有点心头发冷,在李宏伟被带走的时候,我曾经联络过刘铮,可对方告诉我,现在的李宏伟处于严密保护之下,任何人都不能见他。可朱友谅却依然能够将消息传递给对方,这可不是一般人就能做到的事情啊!而朱友谅曾经告诉过我,他整容之后,几乎和所有人失去了联系,只能依靠我的力量,那他又哪里传递的消息呢?
 
    这个朱友谅显然不太简单呀!
 
    桑彪看了看我,微微笑了笑:“你怎么样?用不用我找狙击手了?”
 
    我轻轻摇摇头。
 
    不到最后一步,我绝对不会做到无法回头的程度。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