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不过他心里应该想着,什么时候也找个外国女人试试
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08:22 浏览:
手后说道:“我在这里!”
 
    空姐还想说什么,但那个女子瞪了他们一眼后说道:“这位是我们的贵客,你们得罪的起吗?”
 
    这两个人最终没有说话,能够坐一等舱的人,非富即贵,她们还是别得罪为好。
 
    我和女子走进了里面,对方指了指不远处的洗手间。我刚刚走到门口,女子已经塞给我一张纸。我走进洗手间之后,看了看这张纸条,很快的走了出来。
 
    很快,我来到了休息大厅。
 
    里面并没有多少人,可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,毕竟只有真正的有钱人或者公出人员,才会用这种一等舱。
 
    我并没有在意,而是快速的来到了一个角落坐下,而刚才那个女子也不知道去了哪里。我在里面呆了大概三十分钟,快速的低下了头。
 
    此时,在外面走进了三四个人,一个外国男人走在前面,将一个金发女子牢牢的挡住,而在这个金发女子的身后,还有两个中国男人。
 
    我眼中光芒一闪,心中暗道:“果然来了!”
 
    不过我快速的低下头,那外国男人文质彬彬还戴着眼镜,显然是律师。而这两个中国男人身材魁梧,气势汹汹,很显然是警察。前面那个金发女人,正是那位斯嘉女士。
 
    两个警察看了看周围似乎没有什么异样,找了个角落坐下,可眼神却不停的扫视着周围,生怕出现什么意外。
 
    我本能的转过身,拿起了杯咖啡,轻轻的吹了吹后喝了一口。
 
    按照常理来说,那两个男人肯定见过我的照片,可他们说什么都想不到,这个劫持刑警队长的逃犯,竟然敢光明正大的来到他们的身边。
 
    其实,这就与灯下黑是一个道理,他们就算做梦也不可能想到,我竟然会出现在这里。
 
    大约又过了五六分钟,门口走来了几个男人。为首的那个男人大肚翩翩,而他身后的几个人则满脸狰狞,看起来就不是好人。
 
    他们很快来到了斯嘉不远处坐下。不过分钟,那个大肚翩翩的男人,眼睛一亮,走到了斯嘉面前,很快拿出了一张名片,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位小姐,我是江春凌空有限公司的老板,不知道有没有兴趣一起共进晚餐?”
 
    其中一个警察皱了皱眉,不快的说道:“给我走开。”
 
    大肚子男人扫了他一下,突然冷笑一声道:“我和这位小姐说话,与你有什么关系?”
 
    这个警察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,可这毕竟是秘密行动,他冷哼道:“请让开!”
 
    大肚子男人点了点头,回到了自己的位置,叫服务员送上来两瓶红酒,其中一瓶当时就打开了,并给自己的手下倒上。
 
    接着他拿着另外一瓶红酒,笑着说道:“不好意思了,刚才唐突了美女,这瓶酒我是来赔罪的。”
 
    那个警察脸色阴沉,缓缓站起来说道:“这位先生,我和你还没说清楚吗?这位女士不愿意和你共进晚餐,所以请你让开,行吗?”
 
    大肚子男人愣了一下,脸色说不出的难看,他扫了眼斯嘉点点头道:“那好吧!”
 
    谁都没想到,他刚刚转过身,可右手却突然抓住了那个没开的红酒,顺手就挥在了那个警察的额头上。砰地一声!酒瓶子直接炸的粉碎,红色的酒水混合着血色,已经从警察额头上流淌了下来。
 
    这个警察大惊失色,可还未等他说话,大肚子男人骤然吼道:“老子在江春就算连周四赖子也要给几分面子,你竟然这么对我,兄弟们给我上,往死了打,多少钱我赔就是了。”
 
    另外一个警察刚想掏出警察证来,却没想到这个大肚子男人的几个手下,一拥而上,瞬间将两个警察打倒在地。
 
    那个美国男人大惊失色,脸色大变后,大声说着英语,可其他人却只是冷冷的看着,也不说话。
 
    我知道机会来了,快步的走了过去,一把抓住了斯嘉的手,快步的向着洗手间走去。
 
    那个美国律师大惊失色,本能的伸出手想要阻止我。可还没等他明白过来,一个酒瓶子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脑袋上,这家伙直接就晕了过去。
 
    我向前看去,却看见一开始给我引路的女人站在那里,低声说道:“风哥,我是小娟的姐妹玲珑,秃子哥让我来帮你的。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,示意感谢对方,快速的将斯嘉拽入了洗手间里。
 
    此时的洗手间里还有两个人,他们一愣,脸上露出了莫名的表情。我知道不能解释,一把抓过了斯嘉,用力的亲下去,接着对着两个男人说道:“兄弟,抱歉了,实在是热情难耐,你们麻烦出去一下。”
 
    这两个家伙直接傻眼了,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钦佩的表情,满脸玩味的走了出去。
 
 第八百一十一章 离开
 
    斯嘉的脸色惨白,她也知道大祸临头,就想喊救命!
 
    可惜,我没有给他机会,而是直接的将她的脑袋按在了洗手盆里,并打开了水,使得她拼命的挣扎起来。正在这个时候,一个男人走到门口,不由得目瞪口呆的说道:“你这样行吗?”
 
    我冷淡的说道:“没什么!外国人口味重,这样做才会使得她满意!”
 
    这?
 
    那位彻底无语了,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。不过,他心里应该想着,什么时候也找个外国女人试试。
 
    大约三四分钟之后,我才将斯嘉从水池里拽出来,她恐惧着看着我,脸色惨白的说道:“林白风,你要做什么?”
 
    我冷漠的看着她,轻轻摇摇头道:“我自认为对得起你,可你为什么要出卖我?”
 
    斯嘉哆嗦
    斯嘉这个女人其实很有手腕,而且很懂得形势。她根本没用我逼供,便将所有的一切都说出来了。
 
   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她们集团的上面人突然给她来了个命令,就是让她和我全面终止合作。她心存怀疑,直接给自己的兄长打了电话,他哥哥立即告诉他,中国有人去了美国,并谈成了一大笔交易。
 
    我脸色阴沉的说道:“这么说,对方还是倒卖人体器官?”
 
    斯嘉畏惧的看了我一眼,低声说道:“我们集团的生意做的很大,倒卖器官只是其中的一个项目,还有一些人在售卖毒品,而那个大项目,应该是找其他人来做的。”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头道:“你可以不与我合作,但为什么要告发我?”
 
    斯嘉脸上露出了恐怖的表情,低声说道:“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干的!昨天早上我醒来的时候,就有人在我的枕头下面放了一把刀,下面放了张纸条,告诉我如果不告发你,他就杀了我。”
 
    我冷哼一声,右手已经抓住了她的脖子:“你在骗我吧?”
 
    “没有,真的没有!”
 
    斯嘉白皙的皮肤上出现了一抹红色,眼中也带出了惊慌失措的神色,用英文尖叫道:“我有外交豁免权,即便我犯罪了,美国方面也可以引渡我回国受审,我只是想活下去。”
 
    我皱了皱眉,低声说道:“那你现在为什么要走?”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