推荐资讯

很简单,你父亲是个好人所以我相信你是个好人

发布时间:2018-06-29 08:13 浏览:
我满脸笑容的点头道:“四爷都这么通情达理,我要是再说什么,那就是不识抬举!”
 
    话虽然这么说了,可我看的出来,齐四的笑容中带着可怕的杀机,这件事他也只是短时间内让熊先生满意而已。实际上,他不会就这么算了!
 
    齐四爷见我不再说话,转过头对着熊先生笑道:“您可满意吗?”
 
    熊先生沉默了下来,他似乎在考虑着什么,可最终点了点头道:“每个世界都有自己的规则,可在这里,法律才是真正的规则,所以我希望你们能够遵守法律,至少在这段时间内,不要再出现这种斗殴了。”
 
    齐四连忙点头,随后小心翼翼的说道:“那我的那些员工……”
 
    熊先生了显然也给了他几分面子:“马上就给你们送回来,不过下不为例,我可不想说以权谋私。”
 
    齐四连忙称谢,而且让人准备了美酒佳肴,希望对方能够留在这里。可熊先生去冷哼一声道:“少给我来这套,你给我老老实实别惹祸,否则可怪不得我。”
 
    齐四连说不敢,可我对他的了解,这个老东西显然不会就这么算了。可这一切与我似乎没有太大关系。
 
    让我意料不到的是,当我们离开齐四别墅之后,刘铮立即开车过来。我刚刚准备离开,熊先生却突然笑了笑后说道:“你也一起来吧!”
 
    我沉默了下来,考虑了半天之后,摇摇头道:“对不起,我不想上车!”
 
    从今天晚上一直面无表情的熊先生,突然笑了,并带着一抹平静的语气后说道:“你不想知道你父亲在什么地方吗?”
 
 第八百零五章 又是
 
    我的眼睛骤然睁大,不敢置信的望着对方说道:“你说什么?”
 
    熊先生笑了笑,拍了拍我的肩头说道:“上来,我就告诉你!”
 
    我就算再冷静,也没有办法保持下去。虽然知道不应该,但我没有选择,快速的打开车门钻了进去。车子很快的离开了这里,当我们开出几十公里之后,整个车队都停了下来。
 
    刘铮下意识的看了我一眼,推开车门走了出去,这些东西显然不是他能够触及的。
 
    这让我更加的意外,对方可是省刑警队长,连他都不知道的秘密,简直让人觉得毛骨悚然。我父亲不过是个银行的副行长,怎么可能会知道这种事情,这也实在是太夸张了吧?
 
    与此同时,熊先生扫了扫我之后说道:“你真的要听吗?”
 
    “我有选择吗?”我冷哼道。
 
    不过,我实在没兴趣和他唠家常,干脆的说道:“我父亲在什么地方?”
 
    对方微微沉默了一下,最终叹息道:“他现在没在我们手中,我虽然动用了能力,却也没办法将他救出来。”
 
    我连连皱眉,忍无可忍之下,大声说道:“你能不能和我说实话,我父亲到底犯了什么罪?他那样东西到底是什么?你可是省里的大人物,难道还弄不懂这些东西?”
 
    面对我的质问,熊先生不由自主的叹了口气,最终扫了我一眼后说道:“按照正常来说,这件事其实与你父亲没有关系,可倒霉的就是,你父亲的人品很好,而且乐善好施,结果被牵连进去了!”
 
    我眉头紧锁,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了,焦急的说道:“熊先生,您能和我说说我父亲到底怎么了吗?求您告诉我!”
 
    熊先生看着我,眼中带出了一抹怜悯的神色,可最终还是摇摇头道:“你连齐四都没办法对付,根本就没有能力知道这件事,不过我可以答应你,只要你能够击溃齐四,我便让你看看你的父亲。”
 
    虽然不知道熊先生是什么人,但我始终觉得他对我并没有什么恶意。我甚至有种感觉,这个人看我的眼神,并没有任何让我产生不快的感觉,甚至如同一个兄长看着自己的兄弟。(((
 
    我就更不明白了,这位可是省里的大人物,我充其量也不过是个大混混。他和我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交集。如果说第一次在机场是偶然,那么这次,他几乎是主动来帮我的。
 
    正在我感觉到有些莫名其妙的时候,他突然笑了笑后说道:“你是不是感觉到有点莫名其妙?”
 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他突然拍了拍我的肩头,低声说道:“很简单,你父亲是个好人,所以我相信你是个好人。”
 
    说完之后,车停下了。
 
    不过,这件事其实并不重要,因为齐四虽然答应了这位熊先生,但最多一两天之内,还是会和我撕破脸皮的。
 
    同时,我也搞不清楚,李宏伟到底在做什么?
 
    这件事也许只有朱友谅知道吧?
 
    然而,说曹操,曹操就到。
 
    还没等我打电话,一辆黑色的轿车已经停在我的身旁,车窗打开之后,朱友谅的脸庞露出后说道:“上车!”
 
    燕九开着车,而左青坐在副驾驶上,朱友谅身上有淡淡的烟味。以我对的他的了解,这个男人只有碰到非常难以解决的事情,才会抽烟!
 
    未等我开口,朱友谅已经说道:“这件事,是我的问题!”
 
    我皱眉道:“朱先生,您说清楚行吗?”
 
    朱友谅摇摇头,叹息道:“你应该知道,李宏伟是我的人。而且是很久之前就是这里的一个钉子,这个钉子只有特定的人才能启动。我本以为李宏伟被我带去见了你之后,便拥有自己的判断能力。可是我却万万没有想到,没有我的命令,他竟然真的将自己当成了齐四忠心耿耿的手下,这有可能在多年卧底生涯中的后遗症,也可能这些人全都会变成这样。”
 
    我很快听懂了对方的意思,连忙安慰他道:“朱先生,你也不用在意,这件事虽然有些纰漏,但不管怎么说,只要你想办法传消息进去,李宏伟依然能够想到办法的。”
 
    朱友谅叹息一声道:“其实,今天是打倒齐四最好的时机,只要将这个证据全都给齐四安上,他想走也走不了。可惜白白浪费了!”
 
    “没必要自责了。”
相关阅读